設為首頁   加入收藏   友情鏈接   OA登陸
集團動態
行業動態
元福慈善
視頻播報
首頁 > 元福關註 > 集團動態
 
孤月大师:乔四睡过的女明星图重生琼瑶之驯龙记
發布時間:2019-11-19 瀏覽次數:81394次

業存在執行礦山開采利用方案不嚴、地質環境問題突出等情況,直到7月24日督察組下沈東方市前一天,才指出企業礦山地質環境問題較為突出,並緊急向企業下達停產停運通知。督察組指出,東方市這種做法是典型的平時不作為、急時亂作為。每天萬噸生活汙水直排今年7月26日,中央第二生態環境保護督察組對福清市江陰港城經濟區開展下沈督察時發現,港城經濟區管委會水汙染防治工作不力,園區企業廢水偷排問題突出,大量生活汙水未經處理直排入海,汙水處理廠提標改造任務不落實,導致福清市興化灣部分海域水質呈現惡化趨勢。據督察組介紹,2019年5月生態環境部組織的現場檢查發現,江陰港城經濟區工業集中區附近河道水質汙染嚴重,總氮濃度最高達181毫克/升,超出經濟區汙水處理廠排放標準8倍;河道入海閘口化學需氧量濃度達338毫克/升,超出地表水Ⅴ類標準7.4倍。今年7月26日督察組現場抽查發現,福州耀隆化工集團公司(以下簡稱耀隆化工)私設暗管,利用雨水排口偷排高濃度廢水,COD濃度高達357毫克/升。進一步調閱資料發現,在2019年6月11日,耀隆化工就因利用雨水排口偷排廢水被處罰,短短一個月內再次違法排汙,頂風作案,性質惡劣。此外,還以安全生產為名,拒絕環保部門突擊檢查,經濟區環保執法部門只有在得到企業許可後方能進入企業對汙水處理設施檢查。同時,督察還發現,福清市江陰、新厝兩鎮每天1萬多噸生活汙水通過溝渠直排興化灣。兩個鎮區周邊水體普遍黑臭,江陰鎮安置區河道氨氮濃度高達22.5毫克/升,屬於重度黑臭。督察組指出,2018年,原福州市住建委組織對福清市農村生活汙水治理工作開展專項督查。福清市住建局在明知江陰鎮生活汙水尚未收集處理的情況下,仍虛報江陰鎮汙水已接入港城經濟區汙水處理廠集中處理,工作弄虛作假。此外,督察組還發現,港城經濟區管委會重規劃項目落地、輕環評要求落實,一直未開展汙水提標改造工作,規劃環評意見成為一紙空文。督察組現場檢查發現,經濟區汙水處理廠每天約2萬噸工業廢水總氮長期超標排放,2019年上半年排水總氮平均濃度高達110毫克/升,超標4.5倍。經濟區內應按行業標準嚴格控制總氮排放的醫藥企業,也借集中納管之名規避行業達標排放要求。其中,福抗藥業公司和福興醫藥公司是經濟區內規模較大的化學合成類制藥企業,每天向汙水處理廠排放廢水分別為2700噸和2400噸,總氮 業存在執行礦山開采利用方案不嚴、地質環境問題突出等情況,直到7月24日督察組下沈東方市前一天,才指出企業礦山地質環境問題較為突出,並緊急向企業下達停產停運通知。督察組指出,東方市這種做法是典型的平時不作為、急時亂作為。每天萬噸生活汙水直排今年7月26日,中央第二生態環境保護督察組對福清市江陰港城經濟區開展下沈督察時發現,港城經濟區管委會水汙染防治工作不力,園區企業廢水偷排問題突出,大量生活汙水未經處理直排入海,汙水處理廠提標改造任務不落實,導致福清市興化灣部分海域水質呈現惡化趨勢。據督察組介紹,2019年5月生態環境部組織的現場檢查發現,江陰港城經濟區工業集中區附近河道水質汙染嚴重,總氮濃度最高達181毫克/升,超出經濟區汙水處理廠排放標準8倍;河道入海閘口化學需氧量濃度達338毫克/升,超出地表水Ⅴ類標準7.4倍。今年7月26日督察組現場抽查發現,福州耀隆化工集團公司(以下簡稱耀隆化工)私設暗管,利用雨水排口偷排高濃度廢水,COD濃度高達357毫克/升。進一步調閱資料發現,在2019年6月11日,耀隆化工就因利用雨水排口偷排廢水被處罰,短短一個月內再次違法排汙,頂風作案,性質惡劣。此外,還以安全生產為名,拒絕環保部門突擊檢查,經濟區環保執法部門只有在得到企業許可後方能進入企業對汙水處理設施檢查。同時,督察還發現,福清市江陰、新厝兩鎮每天1萬多噸生活汙水通過溝渠直排興化灣。兩個鎮區周邊水體普遍黑臭,江陰鎮安置區河道氨氮濃度高達22.5毫克/升,屬於重度黑臭。督察組指出,2018年,原福州市住建委組織對福清市農村生活汙水治理工作開展專項督查。福清市住建局在明知江陰鎮生活汙水尚未收集處理的情況下,仍虛報江陰鎮汙水已接入港城經濟區汙水處理廠集中處理,工作弄虛作假。此外,督察組還發現,港城經濟區管委會重規劃項目落地、輕環評要求落實,一直未開展汙水提標改造工作,規劃環評意見成為一紙空文。督察組現場檢查發現,經濟區汙水處理廠每天約2萬噸工業廢水總氮長期超標排放,2019年上半年排水總氮平均濃度高達110毫克/升,超標4.5倍。經濟區內應按行業標準嚴格控制總氮排放的醫藥企業,也借集中納管之名規避行業達標排放要求。其中,福抗藥業公司和福興醫藥公司是經濟區內規模較大的化學合成類制藥企業,每天向汙水處理廠排放廢水分別為2700噸和2400噸,總氮業存在執行礦山開采利用方案不嚴、地質環境問題突出等情況,直到7月24日督察組下沈東方市前一天,才指出企業礦山地質環境問題較為突出,並緊急向企業下達停產停運通知。督察組指出,東方市這種做法是典型的平時不作為、急時亂作為。每天萬噸生活汙水直排今年7月26日,中央第二生態環境保護督察組對福清市江陰港城經濟區開展下沈督察時發現,港城經濟區管委會水汙染防治工作不力,園區企業廢水偷排問題突出,大量生活汙水未經處理直排入海,汙水處理廠提標改造任務不落實,導致福清市興化灣部分海域水質呈現惡化趨勢。據督察組介紹,2019年5月生態環境部組織的現場檢查發現,江陰港城經濟區工業集中區附近河道水質汙染嚴重,總氮濃度最高達181毫克/升,超出經濟區汙水處理廠排放標準8倍;河道入海閘口化學需氧量濃度達338毫克/升,超出地表水Ⅴ類標準7.4倍。今年7月26日督察組現場抽查發現,福州耀隆化工集團公司(以下簡稱耀隆化工)私設暗管,利用雨水排口偷排高濃度廢水,COD濃度高達357毫克/升。進一步調閱資料發現,在2019年6月11日,耀隆化工就因利用雨水排口偷排廢水被處罰,短短一個月內再次違法排汙,頂風作案,性質惡劣。此外,還以安全生產為名,拒絕環保部門突擊檢查,經濟區環保執法部門只有在得到企業許可後方能進入企業對汙水處理設施檢查。同時,督察還發現,福清市江陰、新厝兩鎮每天1萬多噸生活汙水通過溝渠直排興化灣。兩個鎮區周邊水體普遍黑臭,江陰鎮安置區河道氨氮濃度高達22.5毫克/升,屬於重度黑臭。督察組指出,2018年,原福州市住建委組織對福清市農村生活汙水治理工作開展專項督查。福清市住建局在明知江陰鎮生活汙水尚未收集處理的情況下,仍虛報江陰鎮汙水已接入港城經濟區汙水處理廠集中處理,工作弄虛作假。此外,督察組還發現,港城經濟區管委會重規劃項目落地、輕環評要求落實,一直未開展汙水提標改造工作,規劃環評意見成為一紙空文。督察組現場檢查發現,經濟區汙水處理廠每天約2萬噸工業廢水總氮長期超標排放,2019年上半年排水總氮平均濃度高達110毫克/升,超標4.5倍。經濟區內應按行業標準嚴格控制總氮排放的醫藥企業,也借集中納管之名規避行業達標排放要求。其中,福抗藥業公司和福興醫藥公司是經濟區內規模較大的化學合成類制藥企業,每天向汙水處理廠排放廢水分別為2700噸和2400噸,總氮。

業存在執行礦山開采利用方案不嚴、地質環境問題突出等情況,直到7月24日督察組下沈東方市前一天,才指出企業礦山地質環境問題較為突出,並緊急向企業下達停產停運通知。督察組指出,東方市這種做法是典型的平時不作為、急時亂作為。每天萬噸生活汙水直排今年7月26日,中央第二生態環境保護督察組對福清市江陰港城經濟區開展下沈督察時發現,港城經濟區管委會水汙染防治工作不力,園區企業廢水偷排問題突出,大量生活汙水未經處理直排入海,汙水處理廠提標改造任務不落實,導致福清市興化灣部分海域水質呈現惡化趨勢。據督察組介紹,2019年5月生態環境部組織的現場檢查發現,江陰港城經濟區工業集中區附近河道水質汙染嚴重,總氮濃度最高達181毫克/升,超出經濟區汙水處理廠排放標準8倍;河道入海閘口化學需氧量濃度達338毫克/升,超出地表水Ⅴ類標準7.4倍。今年7月26日督察組現場抽查發現,福州耀隆化工集團公司(以下簡稱耀隆化工)私設暗管,利用雨水排口偷排高濃度廢水,COD濃度高達357毫克/升。進一步調閱資料發現,在2019年6月11日,耀隆化工就因利用雨水排口偷排廢水被處罰,短短一個月內再次違法排汙,頂風作案,性質惡劣。此外,還以安全生產為名,拒絕環保部門突擊檢查,經濟區環保執法部門只有在得到企業許可後方能進入企業對汙水處理設施檢查。同時,督察還發現,福清市江陰、新厝兩鎮每天1萬多噸生活汙水通過溝渠直排興化灣。兩個鎮區周邊水體普遍黑臭,江陰鎮安置區河道氨氮濃度高達22.5毫克/升,屬於重度黑臭。督察組指出,2018年,原福州市住建委組織對福清市農村生活汙水治理工作開展專項督查。福清市住建局在明知江陰鎮生活汙水尚未收集處理的情況下,仍虛報江陰鎮汙水已接入港城經濟區汙水處理廠集中處理,工作弄虛作假。此外,督察組還發現,港城經濟區管委會重規劃項目落地、輕環評要求落實,一直未開展汙水提標改造工作,規劃環評意見成為一紙空文。督察組現場檢查發現,經濟區汙水處理廠每天約2萬噸工業廢水總氮長期超標排放,2019年上半年排水總氮平均濃度高達110毫克/升,超標4.5倍。經濟區內應按行業標準嚴格控制總氮排放的醫藥企業,也借集中納管之名規避行業達標排放要求。其中,福抗藥業公司和福興醫藥公司是經濟區內規模較大的化學合成類制藥企業,每天向汙水處理廠排放廢水分別為2700噸和2400噸,總氮 “行業商企新春聯誼會”

 

業存在執行礦山開采利用方案不嚴、地質環境問題突出等情況,直到7月24日督察組下沈東方市前一天,才指出企業礦山地質環境問題較為突出,並緊急向企業下達停產停運通知。督察組指出,東方市這種做法是典型的平時不作為、急時亂作為。每天萬噸生活汙水直排今年7月26日,中央第二生態環境保護督察組對福清市江陰港城經濟區開展下沈督察時發現,港城經濟區管委會水汙染防治工作不力,園區企業廢水偷排問題突出,大量生活汙水未經處理直排入海,汙水處理廠提標改造任務不落實,導致福清市興化灣部分海域水質呈現惡化趨勢。據督察組介紹,2019年5月生態環境部組織的現場檢查發現,江陰港城經濟區工業集中區附近河道水質汙染嚴重,總氮濃度最高達181毫克/升,超出經濟區汙水處理廠排放標準8倍;河道入海閘口化學需氧量濃度達338毫克/升,超出地表水Ⅴ類標準7.4倍。今年7月26日督察組現場抽查發現,福州耀隆化工集團公司(以下簡稱耀隆化工)私設暗管,利用雨水排口偷排高濃度廢水,COD濃度高達357毫克/升。進一步調閱資料發現,在2019年6月11日,耀隆化工就因利用雨水排口偷排廢水被處罰,短短一個月內再次違法排汙,頂風作案,性質惡劣。此外,還以安全生產為名,拒絕環保部門突擊檢查,經濟區環保執法部門只有在得到企業許可後方能進入企業對汙水處理設施檢查。同時,督察還發現,福清市江陰、新厝兩鎮每天1萬多噸生活汙水通過溝渠直排興化灣。兩個鎮區周邊水體普遍黑臭,江陰鎮安置區河道氨氮濃度高達22.5毫克/升,屬於重度黑臭。督察組指出,2018年,原福州市住建委組織對福清市農村生活汙水治理工作開展專項督查。福清市住建局在明知江陰鎮生活汙水尚未收集處理的情況下,仍虛報江陰鎮汙水已接入港城經濟區汙水處理廠集中處理,工作弄虛作假。此外,督察組還發現,港城經濟區管委會重規劃項目落地、輕環評要求落實,一直未開展汙水提標改造工作,規劃環評意見成為一紙空文。督察組現場檢查發現,經濟區汙水處理廠每天約2萬噸工業廢水總氮長期超標排放,2019年上半年排水總氮平均濃度高達110毫克/升,超標4.5倍。經濟區內應按行業標準嚴格控制總氮排放的醫藥企業,也借集中納管之名規避行業達標排放要求。其中,福抗藥業公司和福興醫藥公司是經濟區內規模較大的化學合成類制藥企業,每天向汙水處理廠排放廢水分別為2700噸和2400噸,總氮

業存在執行礦山開采利用方案不嚴、地質環境問題突出等情況,直到7月24日督察組下沈東方市前一天,才指出企業礦山地質環境問題較為突出,並緊急向企業下達停產停運通知。督察組指出,東方市這種做法是典型的平時不作為、急時亂作為。每天萬噸生活汙水直排今年7月26日,中央第二生態環境保護督察組對福清市江陰港城經濟區開展下沈督察時發現,港城經濟區管委會水汙染防治工作不力,園區企業廢水偷排問題突出,大量生活汙水未經處理直排入海,汙水處理廠提標改造任務不落實,導致福清市興化灣部分海域水質呈現惡化趨勢。據督察組介紹,2019年5月生態環境部組織的現場檢查發現,江陰港城經濟區工業集中區附近河道水質汙染嚴重,總氮濃度最高達181毫克/升,超出經濟區汙水處理廠排放標準8倍;河道入海閘口化學需氧量濃度達338毫克/升,超出地表水Ⅴ類標準7.4倍。今年7月26日督察組現場抽查發現,福州耀隆化工集團公司(以下簡稱耀隆化工)私設暗管,利用雨水排口偷排高濃度廢水,COD濃度高達357毫克/升。進一步調閱資料發現,在2019年6月11日,耀隆化工就因利用雨水排口偷排廢水被處罰,短短一個月內再次違法排汙,頂風作案,性質惡劣。此外,還以安全生產為名,拒絕環保部門突擊檢查,經濟區環保執法部門只有在得到企業許可後方能進入企業對汙水處理設施檢查。同時,督察還發現,福清市江陰、新厝兩鎮每天1萬多噸生活汙水通過溝渠直排興化灣。兩個鎮區周邊水體普遍黑臭,江陰鎮安置區河道氨氮濃度高達22.5毫克/升,屬於重度黑臭。督察組指出,2018年,原福州市住建委組織對福清市農村生活汙水治理工作開展專項督查。福清市住建局在明知江陰鎮生活汙水尚未收集處理的情況下,仍虛報江陰鎮汙水已接入港城經濟區汙水處理廠集中處理,工作弄虛作假。此外,督察組還發現,港城經濟區管委會重規劃項目落地、輕環評要求落實,一直未開展汙水提標改造工作,規劃環評意見成為一紙空文。督察組現場檢查發現,經濟區汙水處理廠每天約2萬噸工業廢水總氮長期超標排放,2019年上半年排水總氮平均濃度高達110毫克/升,超標4.5倍。經濟區內應按行業標準嚴格控制總氮排放的醫藥企業,也借集中納管之名規避行業達標排放要求。其中,福抗藥業公司和福興醫藥公司是經濟區內規模較大的化學合成類制藥企業,每天向汙水處理廠排放廢水分別為2700噸和2400噸,總氮

業存在執行礦山開采利用方案不嚴、地質環境問題突出等情況,直到7月24日督察組下沈東方市前一天,才指出企業礦山地質環境問題較為突出,並緊急向企業下達停產停運通知。督察組指出,東方市這種做法是典型的平時不作為、急時亂作為。每天萬噸生活汙水直排今年7月26日,中央第二生態環境保護督察組對福清市江陰港城經濟區開展下沈督察時發現,港城經濟區管委會水汙染防治工作不力,園區企業廢水偷排問題突出,大量生活汙水未經處理直排入海,汙水處理廠提標改造任務不落實,導致福清市興化灣部分海域水質呈現惡化趨勢。據督察組介紹,2019年5月生態環境部組織的現場檢查發現,江陰港城經濟區工業集中區附近河道水質汙染嚴重,總氮濃度最高達181毫克/升,超出經濟區汙水處理廠排放標準8倍;河道入海閘口化學需氧量濃度達338毫克/升,超出地表水Ⅴ類標準7.4倍。今年7月26日督察組現場抽查發現,福州耀隆化工集團公司(以下簡稱耀隆化工)私設暗管,利用雨水排口偷排高濃度廢水,COD濃度高達357毫克/升。進一步調閱資料發現,在2019年6月11日,耀隆化工就因利用雨水排口偷排廢水被處罰,短短一個月內再次違法排汙,頂風作案,性質惡劣。此外,還以安全生產為名,拒絕環保部門突擊檢查,經濟區環保執法部門只有在得到企業許可後方能進入企業對汙水處理設施檢查。同時,督察還發現,福清市江陰、新厝兩鎮每天1萬多噸生活汙水通過溝渠直排興化灣。兩個鎮區周邊水體普遍黑臭,江陰鎮安置區河道氨氮濃度高達22.5毫克/升,屬於重度黑臭。督察組指出,2018年,原福州市住建委組織對福清市農村生活汙水治理工作開展專項督查。福清市住建局在明知江陰鎮生活汙水尚未收集處理的情況下,仍虛報江陰鎮汙水已接入港城經濟區汙水處理廠集中處理,工作弄虛作假。此外,督察組還發現,港城經濟區管委會重規劃項目落地、輕環評要求落實,一直未開展汙水提標改造工作,規劃環評意見成為一紙空文。督察組現場檢查發現,經濟區汙水處理廠每天約2萬噸工業廢水總氮長期超標排放,2019年上半年排水總氮平均濃度高達110毫克/升,超標4.5倍。經濟區內應按行業標準嚴格控制總氮排放的醫藥企業,也借集中納管之名規避行業達標排放要求。其中,福抗藥業公司和福興醫藥公司是經濟區內規模較大的化學合成類制藥企業,每天向汙水處理廠排放廢水分別為2700噸和2400噸,總氮

業存在執行礦山開采利用方案不嚴、地質環境問題突出等情況,直到7月24日督察組下沈東方市前一天,才指出企業礦山地質環境問題較為突出,並緊急向企業下達停產停運通知。督察組指出,東方市這種做法是典型的平時不作為、急時亂作為。每天萬噸生活汙水直排今年7月26日,中央第二生態環境保護督察組對福清市江陰港城經濟區開展下沈督察時發現,港城經濟區管委會水汙染防治工作不力,園區企業廢水偷排問題突出,大量生活汙水未經處理直排入海,汙水處理廠提標改造任務不落實,導致福清市興化灣部分海域水質呈現惡化趨勢。據督察組介紹,2019年5月生態環境部組織的現場檢查發現,江陰港城經濟區工業集中區附近河道水質汙染嚴重,總氮濃度最高達181毫克/升,超出經濟區汙水處理廠排放標準8倍;河道入海閘口化學需氧量濃度達338毫克/升,超出地表水Ⅴ類標準7.4倍。今年7月26日督察組現場抽查發現,福州耀隆化工集團公司(以下簡稱耀隆化工)私設暗管,利用雨水排口偷排高濃度廢水,COD濃度高達357毫克/升。進一步調閱資料發現,在2019年6月11日,耀隆化工就因利用雨水排口偷排廢水被處罰,短短一個月內再次違法排汙,頂風作案,性質惡劣。此外,還以安全生產為名,拒絕環保部門突擊檢查,經濟區環保執法部門只有在得到企業許可後方能進入企業對汙水處理設施檢查。同時,督察還發現,福清市江陰、新厝兩鎮每天1萬多噸生活汙水通過溝渠直排興化灣。兩個鎮區周邊水體普遍黑臭,江陰鎮安置區河道氨氮濃度高達22.5毫克/升,屬於重度黑臭。督察組指出,2018年,原福州市住建委組織對福清市農村生活汙水治理工作開展專項督查。福清市住建局在明知江陰鎮生活汙水尚未收集處理的情況下,仍虛報江陰鎮汙水已接入港城經濟區汙水處理廠集中處理,工作弄虛作假。此外,督察組還發現,港城經濟區管委會重規劃項目落地、輕環評要求落實,一直未開展汙水提標改造工作,規劃環評意見成為一紙空文。督察組現場檢查發現,經濟區汙水處理廠每天約2萬噸工業廢水總氮長期超標排放,2019年上半年排水總氮平均濃度高達110毫克/升,超標4.5倍。經濟區內應按行業標準嚴格控制總氮排放的醫藥企業,也借集中納管之名規避行業達標排放要求。其中,福抗藥業公司和福興醫藥公司是經濟區內規模較大的化學合成類制藥企業,每天向汙水處理廠排放廢水分別為2700噸和2400噸,總氮

業存在執行礦山開采利用方案不嚴、地質環境問題突出等情況,直到7月24日督察組下沈東方市前一天,才指出企業礦山地質環境問題較為突出,並緊急向企業下達停產停運通知。督察組指出,東方市這種做法是典型的平時不作為、急時亂作為。每天萬噸生活汙水直排今年7月26日,中央第二生態環境保護督察組對福清市江陰港城經濟區開展下沈督察時發現,港城經濟區管委會水汙染防治工作不力,園區企業廢水偷排問題突出,大量生活汙水未經處理直排入海,汙水處理廠提標改造任務不落實,導致福清市興化灣部分海域水質呈現惡化趨勢。據督察組介紹,2019年5月生態環境部組織的現場檢查發現,江陰港城經濟區工業集中區附近河道水質汙染嚴重,總氮濃度最高達181毫克/升,超出經濟區汙水處理廠排放標準8倍;河道入海閘口化學需氧量濃度達338毫克/升,超出地表水Ⅴ類標準7.4倍。今年7月26日督察組現場抽查發現,福州耀隆化工集團公司(以下簡稱耀隆化工)私設暗管,利用雨水排口偷排高濃度廢水,COD濃度高達357毫克/升。進一步調閱資料發現,在2019年6月11日,耀隆化工就因利用雨水排口偷排廢水被處罰,短短一個月內再次違法排汙,頂風作案,性質惡劣。此外,還以安全生產為名,拒絕環保部門突擊檢查,經濟區環保執法部門只有在得到企業許可後方能進入企業對汙水處理設施檢查。同時,督察還發現,福清市江陰、新厝兩鎮每天1萬多噸生活汙水通過溝渠直排興化灣。兩個鎮區周邊水體普遍黑臭,江陰鎮安置區河道氨氮濃度高達22.5毫克/升,屬於重度黑臭。督察組指出,2018年,原福州市住建委組織對福清市農村生活汙水治理工作開展專項督查。福清市住建局在明知江陰鎮生活汙水尚未收集處理的情況下,仍虛報江陰鎮汙水已接入港城經濟區汙水處理廠集中處理,工作弄虛作假。此外,督察組還發現,港城經濟區管委會重規劃項目落地、輕環評要求落實,一直未開展汙水提標改造工作,規劃環評意見成為一紙空文。督察組現場檢查發現,經濟區汙水處理廠每天約2萬噸工業廢水總氮長期超標排放,2019年上半年排水總氮平均濃度高達110毫克/升,超標4.5倍。經濟區內應按行業標準嚴格控制總氮排放的醫藥企業,也借集中納管之名規避行業達標排放要求。其中,福抗藥業公司和福興醫藥公司是經濟區內規模較大的化學合成類制藥企業,每天向汙水處理廠排放廢水分別為2700噸和2400噸,總氮業存在執行礦山開采利用方案不嚴、地質環境問題突出等情況,直到7月24日督察組下沈東方市前一天,才指出企業礦山地質環境問題較為突出,並緊急向企業下達停產停運通知。督察組指出,東方市這種做法是典型的平時不作為、急時亂作為。每天萬噸生活汙水直排今年7月26日,中央第二生態環境保護督察組對福清市江陰港城經濟區開展下沈督察時發現,港城經濟區管委會水汙染防治工作不力,園區企業廢水偷排問題突出,大量生活汙水未經處理直排入海,汙水處理廠提標改造任務不落實,導致福清市興化灣部分海域水質呈現惡化趨勢。據督察組介紹,2019年5月生態環境部組織的現場檢查發現,江陰港城經濟區工業集中區附近河道水質汙染嚴重,總氮濃度最高達181毫克/升,超出經濟區汙水處理廠排放標準8倍;河道入海閘口化學需氧量濃度達338毫克/升,超出地表水Ⅴ類標準7.4倍。今年7月26日督察組現場抽查發現,福州耀隆化工集團公司(以下簡稱耀隆化工)私設暗管,利用雨水排口偷排高濃度廢水,COD濃度高達357毫克/升。進一步調閱資料發現,在2019年6月11日,耀隆化工就因利用雨水排口偷排廢水被處罰,短短一個月內再次違法排汙,頂風作案,性質惡劣。此外,還以安全生產為名,拒絕環保部門突擊檢查,經濟區環保執法部門只有在得到企業許可後方能進入企業對汙水處理設施檢查。同時,督察還發現,福清市江陰、新厝兩鎮每天1萬多噸生活汙水通過溝渠直排興化灣。兩個鎮區周邊水體普遍黑臭,江陰鎮安置區河道氨氮濃度高達22.5毫克/升,屬於重度黑臭。督察組指出,2018年,原福州市住建委組織對福清市農村生活汙水治理工作開展專項督查。福清市住建局在明知江陰鎮生活汙水尚未收集處理的情況下,仍虛報江陰鎮汙水已接入港城經濟區汙水處理廠集中處理,工作弄虛作假。此外,督察組還發現,港城經濟區管委會重規劃項目落地、輕環評要求落實,一直未開展汙水提標改造工作,規劃環評意見成為一紙空文。督察組現場檢查發現,經濟區汙水處理廠每天約2萬噸工業廢水總氮長期超標排放,2019年上半年排水總氮平均濃度高達110毫克/升,超標4.5倍。經濟區內應按行業標準嚴格控制總氮排放的醫藥企業,也借集中納管之名規避行業達標排放要求。其中,福抗藥業公司和福興醫藥公司是經濟區內規模較大的化學合成類制藥企業,每天向汙水處理廠排放廢水分別為2700噸和2400噸,總氮

業存在執行礦山開采利用方案不嚴、地質環境問題突出等情況,直到7月24日督察組下沈東方市前一天,才指出企業礦山地質環境問題較為突出,並緊急向企業下達停產停運通知。督察組指出,東方市這種做法是典型的平時不作為、急時亂作為。每天萬噸生活汙水直排今年7月26日,中央第二生態環境保護督察組對福清市江陰港城經濟區開展下沈督察時發現,港城經濟區管委會水汙染防治工作不力,園區企業廢水偷排問題突出,大量生活汙水未經處理直排入海,汙水處理廠提標改造任務不落實,導致福清市興化灣部分海域水質呈現惡化趨勢。據督察組介紹,2019年5月生態環境部組織的現場檢查發現,江陰港城經濟區工業集中區附近河道水質汙染嚴重,總氮濃度最高達181毫克/升,超出經濟區汙水處理廠排放標準8倍;河道入海閘口化學需氧量濃度達338毫克/升,超出地表水Ⅴ類標準7.4倍。今年7月26日督察組現場抽查發現,福州耀隆化工集團公司(以下簡稱耀隆化工)私設暗管,利用雨水排口偷排高濃度廢水,COD濃度高達357毫克/升。進一步調閱資料發現,在2019年6月11日,耀隆化工就因利用雨水排口偷排廢水被處罰,短短一個月內再次違法排汙,頂風作案,性質惡劣。此外,還以安全生產為名,拒絕環保部門突擊檢查,經濟區環保執法部門只有在得到企業許可後方能進入企業對汙水處理設施檢查。同時,督察還發現,福清市江陰、新厝兩鎮每天1萬多噸生活汙水通過溝渠直排興化灣。兩個鎮區周邊水體普遍黑臭,江陰鎮安置區河道氨氮濃度高達22.5毫克/升,屬於重度黑臭。督察組指出,2018年,原福州市住建委組織對福清市農村生活汙水治理工作開展專項督查。福清市住建局在明知江陰鎮生活汙水尚未收集處理的情況下,仍虛報江陰鎮汙水已接入港城經濟區汙水處理廠集中處理,工作弄虛作假。此外,督察組還發現,港城經濟區管委會重規劃項目落地、輕環評要求落實,一直未開展汙水提標改造工作,規劃環評意見成為一紙空文。督察組現場檢查發現,經濟區汙水處理廠每天約2萬噸工業廢水總氮長期超標排放,2019年上半年排水總氮平均濃度高達110毫克/升,超標4.5倍。經濟區內應按行業標準嚴格控制總氮排放的醫藥企業,也借集中納管之名規避行業達標排放要求。其中,福抗藥業公司和福興醫藥公司是經濟區內規模較大的化學合成類制藥企業,每天向汙水處理廠排放廢水分別為2700噸和2400噸,總氮

業存在執行礦山開采利用方案不嚴、地質環境問題突出等情況,直到7月24日督察組下沈東方市前一天,才指出企業礦山地質環境問題較為突出,並緊急向企業下達停產停運通知。督察組指出,東方市這種做法是典型的平時不作為、急時亂作為。每天萬噸生活汙水直排今年7月26日,中央第二生態環境保護督察組對福清市江陰港城經濟區開展下沈督察時發現,港城經濟區管委會水汙染防治工作不力,園區企業廢水偷排問題突出,大量生活汙水未經處理直排入海,汙水處理廠提標改造任務不落實,導致福清市興化灣部分海域水質呈現惡化趨勢。據督察組介紹,2019年5月生態環境部組織的現場檢查發現,江陰港城經濟區工業集中區附近河道水質汙染嚴重,總氮濃度最高達181毫克/升,超出經濟區汙水處理廠排放標準8倍;河道入海閘口化學需氧量濃度達338毫克/升,超出地表水Ⅴ類標準7.4倍。今年7月26日督察組現場抽查發現,福州耀隆化工集團公司(以下簡稱耀隆化工)私設暗管,利用雨水排口偷排高濃度廢水,COD濃度高達357毫克/升。進一步調閱資料發現,在2019年6月11日,耀隆化工就因利用雨水排口偷排廢水被處罰,短短一個月內再次違法排汙,頂風作案,性質惡劣。此外,還以安全生產為名,拒絕環保部門突擊檢查,經濟區環保執法部門只有在得到企業許可後方能進入企業對汙水處理設施檢查。同時,督察還發現,福清市江陰、新厝兩鎮每天1萬多噸生活汙水通過溝渠直排興化灣。兩個鎮區周邊水體普遍黑臭,江陰鎮安置區河道氨氮濃度高達22.5毫克/升,屬於重度黑臭。督察組指出,2018年,原福州市住建委組織對福清市農村生活汙水治理工作開展專項督查。福清市住建局在明知江陰鎮生活汙水尚未收集處理的情況下,仍虛報江陰鎮汙水已接入港城經濟區汙水處理廠集中處理,工作弄虛作假。此外,督察組還發現,港城經濟區管委會重規劃項目落地、輕環評要求落實,一直未開展汙水提標改造工作,規劃環評意見成為一紙空文。督察組現場檢查發現,經濟區汙水處理廠每天約2萬噸工業廢水總氮長期超標排放,2019年上半年排水總氮平均濃度高達110毫克/升,超標4.5倍。經濟區內應按行業標準嚴格控制總氮排放的醫藥企業,也借集中納管之名規避行業達標排放要求。其中,福抗藥業公司和福興醫藥公司是經濟區內規模較大的化學合成類制藥企業,每天向汙水處理廠排放廢水分別為2700噸和2400噸,總氮發展論壇業存在執行礦山開采利用方案不嚴、地質環境問題突出等情況,直到7月24日督察組下沈東方市前一天,才指出企業礦山地質環境問題較為突出,並緊急向企業下達停產停運通知。督察組指出,東方市這種做法是典型的平時不作為、急時亂作為。每天萬噸生活汙水直排今年7月26日,中央第二生態環境保護督察組對福清市江陰港城經濟區開展下沈督察時發現,港城經濟區管委會水汙染防治工作不力,園區企業廢水偷排問題突出,大量生活汙水未經處理直排入海,汙水處理廠提標改造任務不落實,導致福清市興化灣部分海域水質呈現惡化趨勢。據督察組介紹,2019年5月生態環境部組織的現場檢查發現,江陰港城經濟區工業集中區附近河道水質汙染嚴重,總氮濃度最高達181毫克/升,超出經濟區汙水處理廠排放標準8倍;河道入海閘口化學需氧量濃度達338毫克/升,超出地表水Ⅴ類標準7.4倍。今年7月26日督察組現場抽查發現,福州耀隆化工集團公司(以下簡稱耀隆化工)私設暗管,利用雨水排口偷排高濃度廢水,COD濃度高達357毫克/升。進一步調閱資料發現,在2019年6月11日,耀隆化工就因利用雨水排口偷排廢水被處罰,短短一個月內再次違法排汙,頂風作案,性質惡劣。此外,還以安全生產為名,拒絕環保部門突擊檢查,經濟區環保執法部門只有在得到企業許可後方能進入企業對汙水處理設施檢查。同時,督察還發現,福清市江陰、新厝兩鎮每天1萬多噸生活汙水通過溝渠直排興化灣。兩個鎮區周邊水體普遍黑臭,江陰鎮安置區河道氨氮濃度高達22.5毫克/升,屬於重度黑臭。督察組指出,2018年,原福州市住建委組織對福清市農村生活汙水治理工作開展專項督查。福清市住建局在明知江陰鎮生活汙水尚未收集處理的情況下,仍虛報江陰鎮汙水已接入港城經濟區汙水處理廠集中處理,工作弄虛作假。此外,督察組還發現,港城經濟區管委會重規劃項目落地、輕環評要求落實,一直未開展汙水提標改造工作,規劃環評意見成為一紙空文。督察組現場檢查發現,經濟區汙水處理廠每天約2萬噸工業廢水總氮長期超標排放,2019年上半年排水總氮平均濃度高達110毫克/升,超標4.5倍。經濟區內應按行業標準嚴格控制總氮排放的醫藥企業,也借集中納管之名規避行業達標排放要求。其中,福抗藥業公司和福興醫藥公司是經濟區內規模較大的化學合成類制藥企業,每天向汙水處理廠排放廢水分別為2700噸和2400噸,總氮

業存在執行礦山開采利用方案不嚴、地質環境問題突出等情況,直到7月24日督察組下沈東方市前一天,才指出企業礦山地質環境問題較為突出,並緊急向企業下達停產停運通知。督察組指出,東方市這種做法是典型的平時不作為、急時亂作為。每天萬噸生活汙水直排今年7月26日,中央第二生態環境保護督察組對福清市江陰港城經濟區開展下沈督察時發現,港城經濟區管委會水汙染防治工作不力,園區企業廢水偷排問題突出,大量生活汙水未經處理直排入海,汙水處理廠提標改造任務不落實,導致福清市興化灣部分海域水質呈現惡化趨勢。據督察組介紹,2019年5月生態環境部組織的現場檢查發現,江陰港城經濟區工業集中區附近河道水質汙染嚴重,總氮濃度最高達181毫克/升,超出經濟區汙水處理廠排放標準8倍;河道入海閘口化學需氧量濃度達338毫克/升,超出地表水Ⅴ類標準7.4倍。今年7月26日督察組現場抽查發現,福州耀隆化工集團公司(以下簡稱耀隆化工)私設暗管,利用雨水排口偷排高濃度廢水,COD濃度高達357毫克/升。進一步調閱資料發現,在2019年6月11日,耀隆化工就因利用雨水排口偷排廢水被處罰,短短一個月內再次違法排汙,頂風作案,性質惡劣。此外,還以安全生產為名,拒絕環保部門突擊檢查,經濟區環保執法部門只有在得到企業許可後方能進入企業對汙水處理設施檢查。同時,督察還發現,福清市江陰、新厝兩鎮每天1萬多噸生活汙水通過溝渠直排興化灣。兩個鎮區周邊水體普遍黑臭,江陰鎮安置區河道氨氮濃度高達22.5毫克/升,屬於重度黑臭。督察組指出,2018年,原福州市住建委組織對福清市農村生活汙水治理工作開展專項督查。福清市住建局在明知江陰鎮生活汙水尚未收集處理的情況下,仍虛報江陰鎮汙水已接入港城經濟區汙水處理廠集中處理,工作弄虛作假。此外,督察組還發現,港城經濟區管委會重規劃項目落地、輕環評要求落實,一直未開展汙水提標改造工作,規劃環評意見成為一紙空文。督察組現場檢查發現,經濟區汙水處理廠每天約2萬噸工業廢水總氮長期超標排放,2019年上半年排水總氮平均濃度高達110毫克/升,超標4.5倍。經濟區內應按行業標準嚴格控制總氮排放的醫藥企業,也借集中納管之名規避行業達標排放要求。其中,福抗藥業公司和福興醫藥公司是經濟區內規模較大的化學合成類制藥企業,每天向汙水處理廠排放廢水分別為2700噸和2400噸,總氮業存在執行礦山開采利用方案不嚴、地質環境問題突出等情況,直到7月24日督察組下沈東方市前一天,才指出企業礦山地質環境問題較為突出,並緊急向企業下達停產停運通知。督察組指出,東方市這種做法是典型的平時不作為、急時亂作為。每天萬噸生活汙水直排今年7月26日,中央第二生態環境保護督察組對福清市江陰港城經濟區開展下沈督察時發現,港城經濟區管委會水汙染防治工作不力,園區企業廢水偷排問題突出,大量生活汙水未經處理直排入海,汙水處理廠提標改造任務不落實,導致福清市興化灣部分海域水質呈現惡化趨勢。據督察組介紹,2019年5月生態環境部組織的現場檢查發現,江陰港城經濟區工業集中區附近河道水質汙染嚴重,總氮濃度最高達181毫克/升,超出經濟區汙水處理廠排放標準8倍;河道入海閘口化學需氧量濃度達338毫克/升,超出地表水Ⅴ類標準7.4倍。今年7月26日督察組現場抽查發現,福州耀隆化工集團公司(以下簡稱耀隆化工)私設暗管,利用雨水排口偷排高濃度廢水,COD濃度高達357毫克/升。進一步調閱資料發現,在2019年6月11日,耀隆化工就因利用雨水排口偷排廢水被處罰,短短一個月內再次違法排汙,頂風作案,性質惡劣。此外,還以安全生產為名,拒絕環保部門突擊檢查,經濟區環保執法部門只有在得到企業許可後方能進入企業對汙水處理設施檢查。同時,督察還發現,福清市江陰、新厝兩鎮每天1萬多噸生活汙水通過溝渠直排興化灣。兩個鎮區周邊水體普遍黑臭,江陰鎮安置區河道氨氮濃度高達22.5毫克/升,屬於重度黑臭。督察組指出,2018年,原福州市住建委組織對福清市農村生活汙水治理工作開展專項督查。福清市住建局在明知江陰鎮生活汙水尚未收集處理的情況下,仍虛報江陰鎮汙水已接入港城經濟區汙水處理廠集中處理,工作弄虛作假。此外,督察組還發現,港城經濟區管委會重規劃項目落地、輕環評要求落實,一直未開展汙水提標改造工作,規劃環評意見成為一紙空文。督察組現場檢查發現,經濟區汙水處理廠每天約2萬噸工業廢水總氮長期超標排放,2019年上半年排水總氮平均濃度高達110毫克/升,超標4.5倍。經濟區內應按行業標準嚴格控制總氮排放的醫藥企業,也借集中納管之名規避行業達標排放要求。其中,福抗藥業公司和福興醫藥公司是經濟區內規模較大的化學合成類制藥企業,每天向汙水處理廠排放廢水分別為2700噸和2400噸,總氮

 
上壹篇:雨天带刀不带伞
下壹篇:走二環快速路,全市20分鐘直達元福城
 
版權所有:內蒙古元福集團 網站策劃:先誠網絡科技 蒙ICP備11003084號-1
網站地圖 | 資料下載 | 企業郵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