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為首頁   加入收藏   友情鏈接   OA登陸
集團動態
行業動態
元福慈善
視頻播報
首頁 > 元福關註 > 集團動態
 
侠级霸秀:清凉近义词千寻知寸
發布時間:2019-11-12 瀏覽次數:10582次

加入世界貿易組織而努力,再到黨的十八大以來推動形成全面開放新格局,我國全方位擁抱經濟全球化,充分融入全球供應鏈、產業鏈、價值鏈。我國國內生產總值占世界生產總值的比重由改革開放之初的1.8%上升到目前的約16%,多年來對世界經濟增長貢獻率超過30%。從優先發展重工業到發揮比較優勢,是我國工業化歷程中最重要的實踐,也是一個認識不斷深化的過程,積累了在一個後發國家推進工業化的寶貴經驗。正確處理工業化、城鎮化、農業現代化、技術進步之間的關系我國70年工業化歷程的另一條經驗是,要把工業化作為現代化的有機組成部分,正確處理工業化、城鎮化、農業現代化、技術進步之間的關系。新中國成立之初的重工業優先發展戰略,在一定程度上帶來工業化與城鎮化發展不協調的問題。重工業具有資本密集度高、產業配套效應不明顯的特征。重工業優先發展並不能創造大量非農產業就業崗位,也難以充分發揮區域輻射功能,這就導致城鎮化滯後於工業化,工業化的後續動力不足。上世紀80年代以來,沿海地區發揮勞動力豐富的比較優勢,遵循產業集聚產生規模經濟的經濟規律,勞動密集型制造業蓬勃發展,促進了城鎮化快速發展。進入21世紀,在區域協調發展戰略的推動下,中西部地區基礎設施條件得到改善,開始承接沿海地區制造業轉移,城鎮化速度也呈現後來居上的勢頭。1978—2017年,我國城鎮人口迅速增加,城鎮化率以同期世界上最快的速度提高,城鎮的數量也大幅度增加,工業化與城鎮化逐漸趨於同步。在農業比重隨著經濟發展水平提高而逐步下降這一規律的作用下,我國農業富余勞動力大規模轉移,進入城鎮非農產業就業,提高了整體勞動生產率。進入21世紀以來,我國經濟進入工業反哺農業、城市支持農村的階段,支農、惠農政策力度前所未有。伴隨著工業化進程,以農業機械化為標志的農業現代化加快發展。1978—2017年,農業機械總動力以年均5.6%的速度增長。2003—2017年,農用大中型拖拉機及其配套農具的數量年均增長率均超過14%。黨的十八大以來,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進一步深化對工業化規律的認識,強調推動新型工業化、信息化、城鎮化、農業現代化同步發展。這既是深刻吸取國內外發展經驗的理論升華,又體現了新一輪科技革命的特點。黨的十九大報告提出,加快發展先進制造業,推動互聯網、大數據、人工智能和實體經濟深度融合。這 加入世界貿易組織而努力,再到黨的十八大以來推動形成全面開放新格局,我國全方位擁抱經濟全球化,充分融入全球供應鏈、產業鏈、價值鏈。我國國內生產總值占世界生產總值的比重由改革開放之初的1.8%上升到目前的約16%,多年來對世界經濟增長貢獻率超過30%。從優先發展重工業到發揮比較優勢,是我國工業化歷程中最重要的實踐,也是一個認識不斷深化的過程,積累了在一個後發國家推進工業化的寶貴經驗。正確處理工業化、城鎮化、農業現代化、技術進步之間的關系我國70年工業化歷程的另一條經驗是,要把工業化作為現代化的有機組成部分,正確處理工業化、城鎮化、農業現代化、技術進步之間的關系。新中國成立之初的重工業優先發展戰略,在一定程度上帶來工業化與城鎮化發展不協調的問題。重工業具有資本密集度高、產業配套效應不明顯的特征。重工業優先發展並不能創造大量非農產業就業崗位,也難以充分發揮區域輻射功能,這就導致城鎮化滯後於工業化,工業化的後續動力不足。上世紀80年代以來,沿海地區發揮勞動力豐富的比較優勢,遵循產業集聚產生規模經濟的經濟規律,勞動密集型制造業蓬勃發展,促進了城鎮化快速發展。進入21世紀,在區域協調發展戰略的推動下,中西部地區基礎設施條件得到改善,開始承接沿海地區制造業轉移,城鎮化速度也呈現後來居上的勢頭。1978—2017年,我國城鎮人口迅速增加,城鎮化率以同期世界上最快的速度提高,城鎮的數量也大幅度增加,工業化與城鎮化逐漸趨於同步。在農業比重隨著經濟發展水平提高而逐步下降這一規律的作用下,我國農業富余勞動力大規模轉移,進入城鎮非農產業就業,提高了整體勞動生產率。進入21世紀以來,我國經濟進入工業反哺農業、城市支持農村的階段,支農、惠農政策力度前所未有。伴隨著工業化進程,以農業機械化為標志的農業現代化加快發展。1978—2017年,農業機械總動力以年均5.6%的速度增長。2003—2017年,農用大中型拖拉機及其配套農具的數量年均增長率均超過14%。黨的十八大以來,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進一步深化對工業化規律的認識,強調推動新型工業化、信息化、城鎮化、農業現代化同步發展。這既是深刻吸取國內外發展經驗的理論升華,又體現了新一輪科技革命的特點。黨的十九大報告提出,加快發展先進制造業,推動互聯網、大數據、人工智能和實體經濟深度融合。這加入世界貿易組織而努力,再到黨的十八大以來推動形成全面開放新格局,我國全方位擁抱經濟全球化,充分融入全球供應鏈、產業鏈、價值鏈。我國國內生產總值占世界生產總值的比重由改革開放之初的1.8%上升到目前的約16%,多年來對世界經濟增長貢獻率超過30%。從優先發展重工業到發揮比較優勢,是我國工業化歷程中最重要的實踐,也是一個認識不斷深化的過程,積累了在一個後發國家推進工業化的寶貴經驗。正確處理工業化、城鎮化、農業現代化、技術進步之間的關系我國70年工業化歷程的另一條經驗是,要把工業化作為現代化的有機組成部分,正確處理工業化、城鎮化、農業現代化、技術進步之間的關系。新中國成立之初的重工業優先發展戰略,在一定程度上帶來工業化與城鎮化發展不協調的問題。重工業具有資本密集度高、產業配套效應不明顯的特征。重工業優先發展並不能創造大量非農產業就業崗位,也難以充分發揮區域輻射功能,這就導致城鎮化滯後於工業化,工業化的後續動力不足。上世紀80年代以來,沿海地區發揮勞動力豐富的比較優勢,遵循產業集聚產生規模經濟的經濟規律,勞動密集型制造業蓬勃發展,促進了城鎮化快速發展。進入21世紀,在區域協調發展戰略的推動下,中西部地區基礎設施條件得到改善,開始承接沿海地區制造業轉移,城鎮化速度也呈現後來居上的勢頭。1978—2017年,我國城鎮人口迅速增加,城鎮化率以同期世界上最快的速度提高,城鎮的數量也大幅度增加,工業化與城鎮化逐漸趨於同步。在農業比重隨著經濟發展水平提高而逐步下降這一規律的作用下,我國農業富余勞動力大規模轉移,進入城鎮非農產業就業,提高了整體勞動生產率。進入21世紀以來,我國經濟進入工業反哺農業、城市支持農村的階段,支農、惠農政策力度前所未有。伴隨著工業化進程,以農業機械化為標志的農業現代化加快發展。1978—2017年,農業機械總動力以年均5.6%的速度增長。2003—2017年,農用大中型拖拉機及其配套農具的數量年均增長率均超過14%。黨的十八大以來,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進一步深化對工業化規律的認識,強調推動新型工業化、信息化、城鎮化、農業現代化同步發展。這既是深刻吸取國內外發展經驗的理論升華,又體現了新一輪科技革命的特點。黨的十九大報告提出,加快發展先進制造業,推動互聯網、大數據、人工智能和實體經濟深度融合。這。

加入世界貿易組織而努力,再到黨的十八大以來推動形成全面開放新格局,我國全方位擁抱經濟全球化,充分融入全球供應鏈、產業鏈、價值鏈。我國國內生產總值占世界生產總值的比重由改革開放之初的1.8%上升到目前的約16%,多年來對世界經濟增長貢獻率超過30%。從優先發展重工業到發揮比較優勢,是我國工業化歷程中最重要的實踐,也是一個認識不斷深化的過程,積累了在一個後發國家推進工業化的寶貴經驗。正確處理工業化、城鎮化、農業現代化、技術進步之間的關系我國70年工業化歷程的另一條經驗是,要把工業化作為現代化的有機組成部分,正確處理工業化、城鎮化、農業現代化、技術進步之間的關系。新中國成立之初的重工業優先發展戰略,在一定程度上帶來工業化與城鎮化發展不協調的問題。重工業具有資本密集度高、產業配套效應不明顯的特征。重工業優先發展並不能創造大量非農產業就業崗位,也難以充分發揮區域輻射功能,這就導致城鎮化滯後於工業化,工業化的後續動力不足。上世紀80年代以來,沿海地區發揮勞動力豐富的比較優勢,遵循產業集聚產生規模經濟的經濟規律,勞動密集型制造業蓬勃發展,促進了城鎮化快速發展。進入21世紀,在區域協調發展戰略的推動下,中西部地區基礎設施條件得到改善,開始承接沿海地區制造業轉移,城鎮化速度也呈現後來居上的勢頭。1978—2017年,我國城鎮人口迅速增加,城鎮化率以同期世界上最快的速度提高,城鎮的數量也大幅度增加,工業化與城鎮化逐漸趨於同步。在農業比重隨著經濟發展水平提高而逐步下降這一規律的作用下,我國農業富余勞動力大規模轉移,進入城鎮非農產業就業,提高了整體勞動生產率。進入21世紀以來,我國經濟進入工業反哺農業、城市支持農村的階段,支農、惠農政策力度前所未有。伴隨著工業化進程,以農業機械化為標志的農業現代化加快發展。1978—2017年,農業機械總動力以年均5.6%的速度增長。2003—2017年,農用大中型拖拉機及其配套農具的數量年均增長率均超過14%。黨的十八大以來,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進一步深化對工業化規律的認識,強調推動新型工業化、信息化、城鎮化、農業現代化同步發展。這既是深刻吸取國內外發展經驗的理論升華,又體現了新一輪科技革命的特點。黨的十九大報告提出,加快發展先進制造業,推動互聯網、大數據、人工智能和實體經濟深度融合。這 “行業商企新春聯誼會”

 

加入世界貿易組織而努力,再到黨的十八大以來推動形成全面開放新格局,我國全方位擁抱經濟全球化,充分融入全球供應鏈、產業鏈、價值鏈。我國國內生產總值占世界生產總值的比重由改革開放之初的1.8%上升到目前的約16%,多年來對世界經濟增長貢獻率超過30%。從優先發展重工業到發揮比較優勢,是我國工業化歷程中最重要的實踐,也是一個認識不斷深化的過程,積累了在一個後發國家推進工業化的寶貴經驗。正確處理工業化、城鎮化、農業現代化、技術進步之間的關系我國70年工業化歷程的另一條經驗是,要把工業化作為現代化的有機組成部分,正確處理工業化、城鎮化、農業現代化、技術進步之間的關系。新中國成立之初的重工業優先發展戰略,在一定程度上帶來工業化與城鎮化發展不協調的問題。重工業具有資本密集度高、產業配套效應不明顯的特征。重工業優先發展並不能創造大量非農產業就業崗位,也難以充分發揮區域輻射功能,這就導致城鎮化滯後於工業化,工業化的後續動力不足。上世紀80年代以來,沿海地區發揮勞動力豐富的比較優勢,遵循產業集聚產生規模經濟的經濟規律,勞動密集型制造業蓬勃發展,促進了城鎮化快速發展。進入21世紀,在區域協調發展戰略的推動下,中西部地區基礎設施條件得到改善,開始承接沿海地區制造業轉移,城鎮化速度也呈現後來居上的勢頭。1978—2017年,我國城鎮人口迅速增加,城鎮化率以同期世界上最快的速度提高,城鎮的數量也大幅度增加,工業化與城鎮化逐漸趨於同步。在農業比重隨著經濟發展水平提高而逐步下降這一規律的作用下,我國農業富余勞動力大規模轉移,進入城鎮非農產業就業,提高了整體勞動生產率。進入21世紀以來,我國經濟進入工業反哺農業、城市支持農村的階段,支農、惠農政策力度前所未有。伴隨著工業化進程,以農業機械化為標志的農業現代化加快發展。1978—2017年,農業機械總動力以年均5.6%的速度增長。2003—2017年,農用大中型拖拉機及其配套農具的數量年均增長率均超過14%。黨的十八大以來,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進一步深化對工業化規律的認識,強調推動新型工業化、信息化、城鎮化、農業現代化同步發展。這既是深刻吸取國內外發展經驗的理論升華,又體現了新一輪科技革命的特點。黨的十九大報告提出,加快發展先進制造業,推動互聯網、大數據、人工智能和實體經濟深度融合。這

加入世界貿易組織而努力,再到黨的十八大以來推動形成全面開放新格局,我國全方位擁抱經濟全球化,充分融入全球供應鏈、產業鏈、價值鏈。我國國內生產總值占世界生產總值的比重由改革開放之初的1.8%上升到目前的約16%,多年來對世界經濟增長貢獻率超過30%。從優先發展重工業到發揮比較優勢,是我國工業化歷程中最重要的實踐,也是一個認識不斷深化的過程,積累了在一個後發國家推進工業化的寶貴經驗。正確處理工業化、城鎮化、農業現代化、技術進步之間的關系我國70年工業化歷程的另一條經驗是,要把工業化作為現代化的有機組成部分,正確處理工業化、城鎮化、農業現代化、技術進步之間的關系。新中國成立之初的重工業優先發展戰略,在一定程度上帶來工業化與城鎮化發展不協調的問題。重工業具有資本密集度高、產業配套效應不明顯的特征。重工業優先發展並不能創造大量非農產業就業崗位,也難以充分發揮區域輻射功能,這就導致城鎮化滯後於工業化,工業化的後續動力不足。上世紀80年代以來,沿海地區發揮勞動力豐富的比較優勢,遵循產業集聚產生規模經濟的經濟規律,勞動密集型制造業蓬勃發展,促進了城鎮化快速發展。進入21世紀,在區域協調發展戰略的推動下,中西部地區基礎設施條件得到改善,開始承接沿海地區制造業轉移,城鎮化速度也呈現後來居上的勢頭。1978—2017年,我國城鎮人口迅速增加,城鎮化率以同期世界上最快的速度提高,城鎮的數量也大幅度增加,工業化與城鎮化逐漸趨於同步。在農業比重隨著經濟發展水平提高而逐步下降這一規律的作用下,我國農業富余勞動力大規模轉移,進入城鎮非農產業就業,提高了整體勞動生產率。進入21世紀以來,我國經濟進入工業反哺農業、城市支持農村的階段,支農、惠農政策力度前所未有。伴隨著工業化進程,以農業機械化為標志的農業現代化加快發展。1978—2017年,農業機械總動力以年均5.6%的速度增長。2003—2017年,農用大中型拖拉機及其配套農具的數量年均增長率均超過14%。黨的十八大以來,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進一步深化對工業化規律的認識,強調推動新型工業化、信息化、城鎮化、農業現代化同步發展。這既是深刻吸取國內外發展經驗的理論升華,又體現了新一輪科技革命的特點。黨的十九大報告提出,加快發展先進制造業,推動互聯網、大數據、人工智能和實體經濟深度融合。這

加入世界貿易組織而努力,再到黨的十八大以來推動形成全面開放新格局,我國全方位擁抱經濟全球化,充分融入全球供應鏈、產業鏈、價值鏈。我國國內生產總值占世界生產總值的比重由改革開放之初的1.8%上升到目前的約16%,多年來對世界經濟增長貢獻率超過30%。從優先發展重工業到發揮比較優勢,是我國工業化歷程中最重要的實踐,也是一個認識不斷深化的過程,積累了在一個後發國家推進工業化的寶貴經驗。正確處理工業化、城鎮化、農業現代化、技術進步之間的關系我國70年工業化歷程的另一條經驗是,要把工業化作為現代化的有機組成部分,正確處理工業化、城鎮化、農業現代化、技術進步之間的關系。新中國成立之初的重工業優先發展戰略,在一定程度上帶來工業化與城鎮化發展不協調的問題。重工業具有資本密集度高、產業配套效應不明顯的特征。重工業優先發展並不能創造大量非農產業就業崗位,也難以充分發揮區域輻射功能,這就導致城鎮化滯後於工業化,工業化的後續動力不足。上世紀80年代以來,沿海地區發揮勞動力豐富的比較優勢,遵循產業集聚產生規模經濟的經濟規律,勞動密集型制造業蓬勃發展,促進了城鎮化快速發展。進入21世紀,在區域協調發展戰略的推動下,中西部地區基礎設施條件得到改善,開始承接沿海地區制造業轉移,城鎮化速度也呈現後來居上的勢頭。1978—2017年,我國城鎮人口迅速增加,城鎮化率以同期世界上最快的速度提高,城鎮的數量也大幅度增加,工業化與城鎮化逐漸趨於同步。在農業比重隨著經濟發展水平提高而逐步下降這一規律的作用下,我國農業富余勞動力大規模轉移,進入城鎮非農產業就業,提高了整體勞動生產率。進入21世紀以來,我國經濟進入工業反哺農業、城市支持農村的階段,支農、惠農政策力度前所未有。伴隨著工業化進程,以農業機械化為標志的農業現代化加快發展。1978—2017年,農業機械總動力以年均5.6%的速度增長。2003—2017年,農用大中型拖拉機及其配套農具的數量年均增長率均超過14%。黨的十八大以來,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進一步深化對工業化規律的認識,強調推動新型工業化、信息化、城鎮化、農業現代化同步發展。這既是深刻吸取國內外發展經驗的理論升華,又體現了新一輪科技革命的特點。黨的十九大報告提出,加快發展先進制造業,推動互聯網、大數據、人工智能和實體經濟深度融合。這

加入世界貿易組織而努力,再到黨的十八大以來推動形成全面開放新格局,我國全方位擁抱經濟全球化,充分融入全球供應鏈、產業鏈、價值鏈。我國國內生產總值占世界生產總值的比重由改革開放之初的1.8%上升到目前的約16%,多年來對世界經濟增長貢獻率超過30%。從優先發展重工業到發揮比較優勢,是我國工業化歷程中最重要的實踐,也是一個認識不斷深化的過程,積累了在一個後發國家推進工業化的寶貴經驗。正確處理工業化、城鎮化、農業現代化、技術進步之間的關系我國70年工業化歷程的另一條經驗是,要把工業化作為現代化的有機組成部分,正確處理工業化、城鎮化、農業現代化、技術進步之間的關系。新中國成立之初的重工業優先發展戰略,在一定程度上帶來工業化與城鎮化發展不協調的問題。重工業具有資本密集度高、產業配套效應不明顯的特征。重工業優先發展並不能創造大量非農產業就業崗位,也難以充分發揮區域輻射功能,這就導致城鎮化滯後於工業化,工業化的後續動力不足。上世紀80年代以來,沿海地區發揮勞動力豐富的比較優勢,遵循產業集聚產生規模經濟的經濟規律,勞動密集型制造業蓬勃發展,促進了城鎮化快速發展。進入21世紀,在區域協調發展戰略的推動下,中西部地區基礎設施條件得到改善,開始承接沿海地區制造業轉移,城鎮化速度也呈現後來居上的勢頭。1978—2017年,我國城鎮人口迅速增加,城鎮化率以同期世界上最快的速度提高,城鎮的數量也大幅度增加,工業化與城鎮化逐漸趨於同步。在農業比重隨著經濟發展水平提高而逐步下降這一規律的作用下,我國農業富余勞動力大規模轉移,進入城鎮非農產業就業,提高了整體勞動生產率。進入21世紀以來,我國經濟進入工業反哺農業、城市支持農村的階段,支農、惠農政策力度前所未有。伴隨著工業化進程,以農業機械化為標志的農業現代化加快發展。1978—2017年,農業機械總動力以年均5.6%的速度增長。2003—2017年,農用大中型拖拉機及其配套農具的數量年均增長率均超過14%。黨的十八大以來,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進一步深化對工業化規律的認識,強調推動新型工業化、信息化、城鎮化、農業現代化同步發展。這既是深刻吸取國內外發展經驗的理論升華,又體現了新一輪科技革命的特點。黨的十九大報告提出,加快發展先進制造業,推動互聯網、大數據、人工智能和實體經濟深度融合。這

加入世界貿易組織而努力,再到黨的十八大以來推動形成全面開放新格局,我國全方位擁抱經濟全球化,充分融入全球供應鏈、產業鏈、價值鏈。我國國內生產總值占世界生產總值的比重由改革開放之初的1.8%上升到目前的約16%,多年來對世界經濟增長貢獻率超過30%。從優先發展重工業到發揮比較優勢,是我國工業化歷程中最重要的實踐,也是一個認識不斷深化的過程,積累了在一個後發國家推進工業化的寶貴經驗。正確處理工業化、城鎮化、農業現代化、技術進步之間的關系我國70年工業化歷程的另一條經驗是,要把工業化作為現代化的有機組成部分,正確處理工業化、城鎮化、農業現代化、技術進步之間的關系。新中國成立之初的重工業優先發展戰略,在一定程度上帶來工業化與城鎮化發展不協調的問題。重工業具有資本密集度高、產業配套效應不明顯的特征。重工業優先發展並不能創造大量非農產業就業崗位,也難以充分發揮區域輻射功能,這就導致城鎮化滯後於工業化,工業化的後續動力不足。上世紀80年代以來,沿海地區發揮勞動力豐富的比較優勢,遵循產業集聚產生規模經濟的經濟規律,勞動密集型制造業蓬勃發展,促進了城鎮化快速發展。進入21世紀,在區域協調發展戰略的推動下,中西部地區基礎設施條件得到改善,開始承接沿海地區制造業轉移,城鎮化速度也呈現後來居上的勢頭。1978—2017年,我國城鎮人口迅速增加,城鎮化率以同期世界上最快的速度提高,城鎮的數量也大幅度增加,工業化與城鎮化逐漸趨於同步。在農業比重隨著經濟發展水平提高而逐步下降這一規律的作用下,我國農業富余勞動力大規模轉移,進入城鎮非農產業就業,提高了整體勞動生產率。進入21世紀以來,我國經濟進入工業反哺農業、城市支持農村的階段,支農、惠農政策力度前所未有。伴隨著工業化進程,以農業機械化為標志的農業現代化加快發展。1978—2017年,農業機械總動力以年均5.6%的速度增長。2003—2017年,農用大中型拖拉機及其配套農具的數量年均增長率均超過14%。黨的十八大以來,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進一步深化對工業化規律的認識,強調推動新型工業化、信息化、城鎮化、農業現代化同步發展。這既是深刻吸取國內外發展經驗的理論升華,又體現了新一輪科技革命的特點。黨的十九大報告提出,加快發展先進制造業,推動互聯網、大數據、人工智能和實體經濟深度融合。這加入世界貿易組織而努力,再到黨的十八大以來推動形成全面開放新格局,我國全方位擁抱經濟全球化,充分融入全球供應鏈、產業鏈、價值鏈。我國國內生產總值占世界生產總值的比重由改革開放之初的1.8%上升到目前的約16%,多年來對世界經濟增長貢獻率超過30%。從優先發展重工業到發揮比較優勢,是我國工業化歷程中最重要的實踐,也是一個認識不斷深化的過程,積累了在一個後發國家推進工業化的寶貴經驗。正確處理工業化、城鎮化、農業現代化、技術進步之間的關系我國70年工業化歷程的另一條經驗是,要把工業化作為現代化的有機組成部分,正確處理工業化、城鎮化、農業現代化、技術進步之間的關系。新中國成立之初的重工業優先發展戰略,在一定程度上帶來工業化與城鎮化發展不協調的問題。重工業具有資本密集度高、產業配套效應不明顯的特征。重工業優先發展並不能創造大量非農產業就業崗位,也難以充分發揮區域輻射功能,這就導致城鎮化滯後於工業化,工業化的後續動力不足。上世紀80年代以來,沿海地區發揮勞動力豐富的比較優勢,遵循產業集聚產生規模經濟的經濟規律,勞動密集型制造業蓬勃發展,促進了城鎮化快速發展。進入21世紀,在區域協調發展戰略的推動下,中西部地區基礎設施條件得到改善,開始承接沿海地區制造業轉移,城鎮化速度也呈現後來居上的勢頭。1978—2017年,我國城鎮人口迅速增加,城鎮化率以同期世界上最快的速度提高,城鎮的數量也大幅度增加,工業化與城鎮化逐漸趨於同步。在農業比重隨著經濟發展水平提高而逐步下降這一規律的作用下,我國農業富余勞動力大規模轉移,進入城鎮非農產業就業,提高了整體勞動生產率。進入21世紀以來,我國經濟進入工業反哺農業、城市支持農村的階段,支農、惠農政策力度前所未有。伴隨著工業化進程,以農業機械化為標志的農業現代化加快發展。1978—2017年,農業機械總動力以年均5.6%的速度增長。2003—2017年,農用大中型拖拉機及其配套農具的數量年均增長率均超過14%。黨的十八大以來,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進一步深化對工業化規律的認識,強調推動新型工業化、信息化、城鎮化、農業現代化同步發展。這既是深刻吸取國內外發展經驗的理論升華,又體現了新一輪科技革命的特點。黨的十九大報告提出,加快發展先進制造業,推動互聯網、大數據、人工智能和實體經濟深度融合。這

加入世界貿易組織而努力,再到黨的十八大以來推動形成全面開放新格局,我國全方位擁抱經濟全球化,充分融入全球供應鏈、產業鏈、價值鏈。我國國內生產總值占世界生產總值的比重由改革開放之初的1.8%上升到目前的約16%,多年來對世界經濟增長貢獻率超過30%。從優先發展重工業到發揮比較優勢,是我國工業化歷程中最重要的實踐,也是一個認識不斷深化的過程,積累了在一個後發國家推進工業化的寶貴經驗。正確處理工業化、城鎮化、農業現代化、技術進步之間的關系我國70年工業化歷程的另一條經驗是,要把工業化作為現代化的有機組成部分,正確處理工業化、城鎮化、農業現代化、技術進步之間的關系。新中國成立之初的重工業優先發展戰略,在一定程度上帶來工業化與城鎮化發展不協調的問題。重工業具有資本密集度高、產業配套效應不明顯的特征。重工業優先發展並不能創造大量非農產業就業崗位,也難以充分發揮區域輻射功能,這就導致城鎮化滯後於工業化,工業化的後續動力不足。上世紀80年代以來,沿海地區發揮勞動力豐富的比較優勢,遵循產業集聚產生規模經濟的經濟規律,勞動密集型制造業蓬勃發展,促進了城鎮化快速發展。進入21世紀,在區域協調發展戰略的推動下,中西部地區基礎設施條件得到改善,開始承接沿海地區制造業轉移,城鎮化速度也呈現後來居上的勢頭。1978—2017年,我國城鎮人口迅速增加,城鎮化率以同期世界上最快的速度提高,城鎮的數量也大幅度增加,工業化與城鎮化逐漸趨於同步。在農業比重隨著經濟發展水平提高而逐步下降這一規律的作用下,我國農業富余勞動力大規模轉移,進入城鎮非農產業就業,提高了整體勞動生產率。進入21世紀以來,我國經濟進入工業反哺農業、城市支持農村的階段,支農、惠農政策力度前所未有。伴隨著工業化進程,以農業機械化為標志的農業現代化加快發展。1978—2017年,農業機械總動力以年均5.6%的速度增長。2003—2017年,農用大中型拖拉機及其配套農具的數量年均增長率均超過14%。黨的十八大以來,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進一步深化對工業化規律的認識,強調推動新型工業化、信息化、城鎮化、農業現代化同步發展。這既是深刻吸取國內外發展經驗的理論升華,又體現了新一輪科技革命的特點。黨的十九大報告提出,加快發展先進制造業,推動互聯網、大數據、人工智能和實體經濟深度融合。這

加入世界貿易組織而努力,再到黨的十八大以來推動形成全面開放新格局,我國全方位擁抱經濟全球化,充分融入全球供應鏈、產業鏈、價值鏈。我國國內生產總值占世界生產總值的比重由改革開放之初的1.8%上升到目前的約16%,多年來對世界經濟增長貢獻率超過30%。從優先發展重工業到發揮比較優勢,是我國工業化歷程中最重要的實踐,也是一個認識不斷深化的過程,積累了在一個後發國家推進工業化的寶貴經驗。正確處理工業化、城鎮化、農業現代化、技術進步之間的關系我國70年工業化歷程的另一條經驗是,要把工業化作為現代化的有機組成部分,正確處理工業化、城鎮化、農業現代化、技術進步之間的關系。新中國成立之初的重工業優先發展戰略,在一定程度上帶來工業化與城鎮化發展不協調的問題。重工業具有資本密集度高、產業配套效應不明顯的特征。重工業優先發展並不能創造大量非農產業就業崗位,也難以充分發揮區域輻射功能,這就導致城鎮化滯後於工業化,工業化的後續動力不足。上世紀80年代以來,沿海地區發揮勞動力豐富的比較優勢,遵循產業集聚產生規模經濟的經濟規律,勞動密集型制造業蓬勃發展,促進了城鎮化快速發展。進入21世紀,在區域協調發展戰略的推動下,中西部地區基礎設施條件得到改善,開始承接沿海地區制造業轉移,城鎮化速度也呈現後來居上的勢頭。1978—2017年,我國城鎮人口迅速增加,城鎮化率以同期世界上最快的速度提高,城鎮的數量也大幅度增加,工業化與城鎮化逐漸趨於同步。在農業比重隨著經濟發展水平提高而逐步下降這一規律的作用下,我國農業富余勞動力大規模轉移,進入城鎮非農產業就業,提高了整體勞動生產率。進入21世紀以來,我國經濟進入工業反哺農業、城市支持農村的階段,支農、惠農政策力度前所未有。伴隨著工業化進程,以農業機械化為標志的農業現代化加快發展。1978—2017年,農業機械總動力以年均5.6%的速度增長。2003—2017年,農用大中型拖拉機及其配套農具的數量年均增長率均超過14%。黨的十八大以來,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進一步深化對工業化規律的認識,強調推動新型工業化、信息化、城鎮化、農業現代化同步發展。這既是深刻吸取國內外發展經驗的理論升華,又體現了新一輪科技革命的特點。黨的十九大報告提出,加快發展先進制造業,推動互聯網、大數據、人工智能和實體經濟深度融合。這發展論壇加入世界貿易組織而努力,再到黨的十八大以來推動形成全面開放新格局,我國全方位擁抱經濟全球化,充分融入全球供應鏈、產業鏈、價值鏈。我國國內生產總值占世界生產總值的比重由改革開放之初的1.8%上升到目前的約16%,多年來對世界經濟增長貢獻率超過30%。從優先發展重工業到發揮比較優勢,是我國工業化歷程中最重要的實踐,也是一個認識不斷深化的過程,積累了在一個後發國家推進工業化的寶貴經驗。正確處理工業化、城鎮化、農業現代化、技術進步之間的關系我國70年工業化歷程的另一條經驗是,要把工業化作為現代化的有機組成部分,正確處理工業化、城鎮化、農業現代化、技術進步之間的關系。新中國成立之初的重工業優先發展戰略,在一定程度上帶來工業化與城鎮化發展不協調的問題。重工業具有資本密集度高、產業配套效應不明顯的特征。重工業優先發展並不能創造大量非農產業就業崗位,也難以充分發揮區域輻射功能,這就導致城鎮化滯後於工業化,工業化的後續動力不足。上世紀80年代以來,沿海地區發揮勞動力豐富的比較優勢,遵循產業集聚產生規模經濟的經濟規律,勞動密集型制造業蓬勃發展,促進了城鎮化快速發展。進入21世紀,在區域協調發展戰略的推動下,中西部地區基礎設施條件得到改善,開始承接沿海地區制造業轉移,城鎮化速度也呈現後來居上的勢頭。1978—2017年,我國城鎮人口迅速增加,城鎮化率以同期世界上最快的速度提高,城鎮的數量也大幅度增加,工業化與城鎮化逐漸趨於同步。在農業比重隨著經濟發展水平提高而逐步下降這一規律的作用下,我國農業富余勞動力大規模轉移,進入城鎮非農產業就業,提高了整體勞動生產率。進入21世紀以來,我國經濟進入工業反哺農業、城市支持農村的階段,支農、惠農政策力度前所未有。伴隨著工業化進程,以農業機械化為標志的農業現代化加快發展。1978—2017年,農業機械總動力以年均5.6%的速度增長。2003—2017年,農用大中型拖拉機及其配套農具的數量年均增長率均超過14%。黨的十八大以來,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進一步深化對工業化規律的認識,強調推動新型工業化、信息化、城鎮化、農業現代化同步發展。這既是深刻吸取國內外發展經驗的理論升華,又體現了新一輪科技革命的特點。黨的十九大報告提出,加快發展先進制造業,推動互聯網、大數據、人工智能和實體經濟深度融合。這

加入世界貿易組織而努力,再到黨的十八大以來推動形成全面開放新格局,我國全方位擁抱經濟全球化,充分融入全球供應鏈、產業鏈、價值鏈。我國國內生產總值占世界生產總值的比重由改革開放之初的1.8%上升到目前的約16%,多年來對世界經濟增長貢獻率超過30%。從優先發展重工業到發揮比較優勢,是我國工業化歷程中最重要的實踐,也是一個認識不斷深化的過程,積累了在一個後發國家推進工業化的寶貴經驗。正確處理工業化、城鎮化、農業現代化、技術進步之間的關系我國70年工業化歷程的另一條經驗是,要把工業化作為現代化的有機組成部分,正確處理工業化、城鎮化、農業現代化、技術進步之間的關系。新中國成立之初的重工業優先發展戰略,在一定程度上帶來工業化與城鎮化發展不協調的問題。重工業具有資本密集度高、產業配套效應不明顯的特征。重工業優先發展並不能創造大量非農產業就業崗位,也難以充分發揮區域輻射功能,這就導致城鎮化滯後於工業化,工業化的後續動力不足。上世紀80年代以來,沿海地區發揮勞動力豐富的比較優勢,遵循產業集聚產生規模經濟的經濟規律,勞動密集型制造業蓬勃發展,促進了城鎮化快速發展。進入21世紀,在區域協調發展戰略的推動下,中西部地區基礎設施條件得到改善,開始承接沿海地區制造業轉移,城鎮化速度也呈現後來居上的勢頭。1978—2017年,我國城鎮人口迅速增加,城鎮化率以同期世界上最快的速度提高,城鎮的數量也大幅度增加,工業化與城鎮化逐漸趨於同步。在農業比重隨著經濟發展水平提高而逐步下降這一規律的作用下,我國農業富余勞動力大規模轉移,進入城鎮非農產業就業,提高了整體勞動生產率。進入21世紀以來,我國經濟進入工業反哺農業、城市支持農村的階段,支農、惠農政策力度前所未有。伴隨著工業化進程,以農業機械化為標志的農業現代化加快發展。1978—2017年,農業機械總動力以年均5.6%的速度增長。2003—2017年,農用大中型拖拉機及其配套農具的數量年均增長率均超過14%。黨的十八大以來,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進一步深化對工業化規律的認識,強調推動新型工業化、信息化、城鎮化、農業現代化同步發展。這既是深刻吸取國內外發展經驗的理論升華,又體現了新一輪科技革命的特點。黨的十九大報告提出,加快發展先進制造業,推動互聯網、大數據、人工智能和實體經濟深度融合。這加入世界貿易組織而努力,再到黨的十八大以來推動形成全面開放新格局,我國全方位擁抱經濟全球化,充分融入全球供應鏈、產業鏈、價值鏈。我國國內生產總值占世界生產總值的比重由改革開放之初的1.8%上升到目前的約16%,多年來對世界經濟增長貢獻率超過30%。從優先發展重工業到發揮比較優勢,是我國工業化歷程中最重要的實踐,也是一個認識不斷深化的過程,積累了在一個後發國家推進工業化的寶貴經驗。正確處理工業化、城鎮化、農業現代化、技術進步之間的關系我國70年工業化歷程的另一條經驗是,要把工業化作為現代化的有機組成部分,正確處理工業化、城鎮化、農業現代化、技術進步之間的關系。新中國成立之初的重工業優先發展戰略,在一定程度上帶來工業化與城鎮化發展不協調的問題。重工業具有資本密集度高、產業配套效應不明顯的特征。重工業優先發展並不能創造大量非農產業就業崗位,也難以充分發揮區域輻射功能,這就導致城鎮化滯後於工業化,工業化的後續動力不足。上世紀80年代以來,沿海地區發揮勞動力豐富的比較優勢,遵循產業集聚產生規模經濟的經濟規律,勞動密集型制造業蓬勃發展,促進了城鎮化快速發展。進入21世紀,在區域協調發展戰略的推動下,中西部地區基礎設施條件得到改善,開始承接沿海地區制造業轉移,城鎮化速度也呈現後來居上的勢頭。1978—2017年,我國城鎮人口迅速增加,城鎮化率以同期世界上最快的速度提高,城鎮的數量也大幅度增加,工業化與城鎮化逐漸趨於同步。在農業比重隨著經濟發展水平提高而逐步下降這一規律的作用下,我國農業富余勞動力大規模轉移,進入城鎮非農產業就業,提高了整體勞動生產率。進入21世紀以來,我國經濟進入工業反哺農業、城市支持農村的階段,支農、惠農政策力度前所未有。伴隨著工業化進程,以農業機械化為標志的農業現代化加快發展。1978—2017年,農業機械總動力以年均5.6%的速度增長。2003—2017年,農用大中型拖拉機及其配套農具的數量年均增長率均超過14%。黨的十八大以來,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進一步深化對工業化規律的認識,強調推動新型工業化、信息化、城鎮化、農業現代化同步發展。這既是深刻吸取國內外發展經驗的理論升華,又體現了新一輪科技革命的特點。黨的十九大報告提出,加快發展先進制造業,推動互聯網、大數據、人工智能和實體經濟深度融合。這

 
上壹篇:越狱女主角
下壹篇:走二環快速路,全市20分鐘直達元福城
 
版權所有:內蒙古元福集團 網站策劃:先誠網絡科技 蒙ICP備11003084號-1
網站地圖 | 資料下載 | 企業郵局